jump to navigation

Kickstarter、AngelList 與募資革命 January 30, 2013

Posted by Ian Cheng in Funding.
add a comment

Mr.Jamie

Screen-Shot-2013-01-31-at-7.22.49-AM-550x456

Kickstarter 日前公布了他們的「The Best of 2012」年度總結,其中這張圖大概會讓很多人震驚。創立短短三年,Kickstarter 已經成長為一個 3.2 億美金的募資管道,一年有 220 萬人參與贊助,讓將近 2 萬個計畫得以成功進行。

相較之下,北美的創投產業一年投資約 400 個種子期案件,總金額落在 9-18 億美金的範圍。而專門幫種子期公司找天使的 AngelList,目前一年約幫助 1,000 個種子期的公司募資,總金額是 1.4 億美元左右。

對比到台灣,我們的創投產業一年投資種子時期公司約新台幣 3.2 億,類似 AngelList 的服務尚未出現,而類似 Kickstarter 的有成立不到一年的 FlyingV ,目前協助的募資金額大約在數千萬台幣之譜。

單純從「募資」的角度來看,Kickstarter 與 AngelList 這類型的服務其實是一種「去化中間人」的概念。傳統的創投模式,管理的基金來源多為企業、金融業與各式的退休基金、校務基金,是一個非常多層次的資金通道 — 個人先把錢拿去投資企業的股權、買保險、存放退休基金或贊助校務發展,再由企業、保險、基金經理人代替個人決定要把錢放在哪一種投資工具,其中一部分放在創投基金的,再由創投經理人決定要投資哪些新創企業,新創企業得到了資金,再生產商品去販售給個人。

傳統上這樣多層次的專業管理有許多好處:

決策成本:個人有自己的工作與興趣,往往不想花過多的時間在投資決策上,所以合理的解決方案是外包給專業經理人處理。

資訊的取得與分析:好的投資決策需要充足的資訊與知識作為基石,但個人往往沒有足夠的時間可以花在資訊採集與研究上,在這方面專業的資金經理人有規模經濟的優勢。

分散風險:投資一定有風險,如果要降低「非系統風險」,也就是避免踩到地雷,必須把資金分配在一個投資組合之上。在這方面,機構往往也比個人有規模經濟。

進入門檻:尤其在創投,僅有不到 10% 的案件會產生 90% 的投資報酬。因此,好的投資機會往往是供不應求的「賣方市場」。當募資方有選擇的權力,則往往專業、有長期聲譽的投資機構比較容易進入。

交易成本:創業投資案件往往有簽約、文件往返處理、申請註冊、會計、律師等固定成本,所以能夠一次投資較大金額的機構投資人,也有規模經濟的優勢。

後續追蹤管理:投資之後,個人往往也沒有太多時間追蹤管理這些資產。相對之下,專業投資機構除了可以積極管理下檔風險,往往也可以正面協助被投資公司的種種業務,增加投資的期望值。

但它也有一些壞處,例如:

規模不經濟問題:機構投資由於較有規模,為了滿足管理與交易成本,一定會有投資金額的門檻,相對也讓小型資金需求無法得到滿足。

管理成本:每一層次的專業經理,勢必要收取管理費用,這是資金的損耗,也降低個人最終的投資報酬期望值。

代理人問題:上述所有「好處」發生的必要條件是專業經理人的一切行為,必須以最大化股東利益為依歸,當然在現實的世界,一定無法 100% 達成。

也因此,在每筆募資金額小,風險因此容易分散,並且決策成本低,資訊取得與分析相對容易,無明顯進入門檻,且交易成本低時,這樣的案件其實適合跳過傳統的多層次創投路線,直接讓小企業去面對個人去募資,因而解決規模不經濟問題,並且省下層層的管理成本,避免掉代理人問題。

這也就是為什麼你看到 Kickstarter 的平均每案的募資金額只有 1.8 萬美金,而每個個人的貢獻值更只有 143 美金,因為這些案件大多是以「預購」的方式成立,個人只是「貸款」給企業去生產產品,生產完成後個人則得到商品作為投資報酬,這個決策非常簡單,風險在個人能承受的範圍內,也不太需要後續的追蹤與管理。

相對之下,在 AngelList 上,決策、交易成本稍高,並且需要一定程度的投資後追蹤管理的種子案件,它的平均每案金額就拉高到了 14 萬美元左右。而決策、交易成本更高,需要非常專業的投資後管理的創投種子案件,每案金額則更進一步拉高到 200-500 萬美金。

從這個角度看去,Kickstarter 與 AngelList 帶來的其實是募資的「下放」,填補了傳統創投模式因為規模不經濟所沒辦法觸及的低金額募資市場,讓 1 萬到 100 萬美金等級的募資計畫,能夠有更高的成行機率。

投资者为什么最爱贝索斯 January 15, 2013

Posted by Ian Cheng in Funding.
add a comment

文|CBN记者 董晓常

  作为一个刚刚经历季度亏损的电子商务公司,亚马逊的市盈率为什么远远高过苹果。

  在全球最知名的科技公司中,你知道投资者最爱的是谁么?如果以市盈率来衡量,亚马逊绝对是独一无二的那个。亚马逊目前的市盈率是3131.92倍,而苹果是44.16倍,Google是 21.39倍,Facebook是197.53倍。

  当然,目前亚马逊的超高市盈率是一个极限值,因为其刚刚经历了一个利润大幅下滑的财季。亚马逊第三季度销售额138.1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108.8亿美元增长27%;净亏损为2.74亿美元,去年同期净利润为6300万美元。不过,抛开现在的极限情况,亚马逊的市盈率也一向是远远高于其他的高科技公司的。

  对于很多投资者来说,亚马逊并不是那种很容易兴奋的公司。如果把亚马逊最近十年的利润做成曲线,你会发现它很像一个心电图,总是上上下下变化极大。而通常的科技公司都是一条向上的斜线。

  当然,资本市场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投资者的爱都是比较理性的。既然这样投资者为什么还这么爱亚马逊呢?我们先来看看亚马逊为什么会亏损。

  物流中心 物流中心一向是亚马逊花钱最多的地方。公司去年花了46亿美元,新建了17个物流中心,结果使公司该年度的运营费用增长了44%。亚马逊目前在全美40个物流中心拥有2万多名员工,并称全职员工工资比传统零售业的员工高30%。为迎接即将到来的美国节假日高峰季节,亚马逊的配送中心还将聘用超过5万名的季节临时员工。此外,亚马逊还宣布将在全球新建19个新的配送中心。

  Prime 亚马逊为Prime服务投入了大量资金。通过这项年费为79美元的忠诚用户回馈服务,顾客可以获得不限次的免费送货,免费的电子书借阅和电影电视剧流媒体服务。目前,亚马逊已为用户提供了1.8万部电影和电视剧,17万本可供借阅的电子书。Piper Jaffray的吉恩·蒙斯特认为,亚马逊为Prime服务目前投入的钱要比赚得钱还多,平均在每位用户身上要投入11美元。富国银行分析师Matt Nemer表示,公司在净运输成本上损失了约24亿美元,其中很大一部分源于Prime服务的运送。

  Kindle Fire系列产品线也是亚马逊最烧钱的部分。贝索斯在一份声明中称:“我们的办法是努力降低售价。以保本价销售设备,就能以很低的价格,打包销售许多高性能硬件。”不过,有分析认为,亚马逊每卖出一台Kindle Fire会亏损5美元。

  再来看看这几件事情为什么重要。庞大的物流中心网络可以保证亚马逊超过1700万种的产品快速有效地送到顾客手中。三年前,亚马逊推出了即日送达服务,现在已经在包括纽约、凤凰城和华盛顿特区在内的10个城市推出。Prime正如其名,这是一个可以绑定用户的服务,也会极大影响用户的购买习惯。

  Kindle Fire可能并不是一个像iPad那么优秀的产品,但它足够便宜,亚马逊也没打算用它赚钱。很明显,贝索斯有足够的耐心和投入去不断提升Kindle Fire的质量和降低价格,目的只有一个—让消费者使用Kindle Fire。对于一款高度定制的平板电脑来说,每卖出一台Kindle Fire就相当于深度锁定了一个顾客,每台亏损5美元又如何?9月份,沃尔玛停止了所有亚马逊Kindle设备的销售。早些时候,Target也停止销售Kindle。它们都明白Kindle Fire和iPad的区别是什么。

  这些亚马逊大幅投入的部分都是些依靠规模取胜的事情,而且是些很苦的工作,很麻烦但是利润率很低。这正是亚马逊和其他高科技公司的不同之处,脏活累活很难引来太多的竞争对手,而苹果那样的好生意就很容易进入太多竞争者。

  从竞争的角度来看,亚马逊是目前高科技公司中最安全的,它的竞争对手最少,而且树立的竞争门槛是最高的—对于脏活累活来说,除了技术和智慧,时间是最大的成本。如果你的壁垒不但是技术、巨大的投入,还有时间的时候,你就具备了锁定投资者、消费者的能力,商业就是这样。

思考台灣創投做法:何不試試「半投資」? January 3, 2013

Posted by Ian Cheng in Funding.
add a comment

哇奇網

我回台灣也差不多快 3 年了,現在終於稍微開始了解台灣的市場生態環境,參加過 appWorks 以及幾個研討會之後,更發覺到台灣創業、市場的特殊性。

一般狀況下,如果要談論募資,最好當然是要有好的成績單,不過在一個市場相對小的台灣來說,要做到「可以看的」好成績單並不容易。

聽說在中國,只要 Idea 有趣就能募到資金,因為一旦上線,就可以快速號召到 50 萬,100 萬的會員來測試 Idea 是否可行;可是在台灣,如果能做到 50 萬大概就已經是龍頭了。

所以,在彈藥(無論是資金或人力資源等)有限的情況下,如何號召人來使用服務呢?病毒性行銷、口碑行銷、廣告、活動,沒有一個是容易的;對於工程師背景的創業家來說,那些全部都是新領域。

台灣的創投較少針對 Idea 做投資,因為,即便創業家做了各種努力後,台灣的市場還是太小,投資報酬率不高。而創投本身也是商業模式,不是慈善基金,所以中間就形成了一個滿大的溝。

以日本市場為例,台灣創業要做到和日本一樣的規模,在各方面竟需要 24 倍的努力
這星期去日本時,我也思考了日本的情況。日本的消費經濟還滿健全的,廠商花錢努力推,消費者也都願意買單,人口也比台灣多了近 6 倍。

我不是數學家,以下也只是我個人的概念:

如果以日本的平均收入跟消費性質為基準,台灣人口是日本的 1/6

消費性質被廠商激烈的價格戰及各種短視策略,把毛利都壓縮了,而消費者願意掏錢買東西的性質大約設定為日本的 1/2

台灣人收入大概是日本的 1/3,不過將物價列入考量,可消費經濟能力大約估為 1/2

所以,1/6 * 1/2 * 1/2 = 1/24,要做到日本可以做到的規模就需要 24 倍的努力!

同一個 Idea,如果日本創投願意投資 3,000 萬日幣(約 1,000 萬台幣),台灣可能是 500 萬;以各國的物價來看 2 個金額可以說是同等價值,畢竟這筆錢能做的事情差不多一樣。

但,同一筆錢要做到一樣的規模,如果在台灣,必須努力 24 倍!

不是精神上、時間上努力 24 倍而已,效益也要有 24 倍才會成長到日本那樣的規模。

如此一來,以需要要求投資報酬率的創投來看,當然又更是「想投但是不知要怎麼投」。

該怎麼辦?

台灣應該要有自己的的創投法則,何不試試「半投資」?

中國有中國的一套,日本還可以學美國的方式做小修改,但是台灣也要有台灣的做法才行。

比如可考慮投資的前一個階段,再設一個半投資的階段。

只要這個團隊做出來的產品,創投覺得想支持,就提供免費的辦公環境、伺服器(雲端)使用權,限每月流量傳輸量在 1GB 內,幾個團隊一起分享等等,提供網路環境、人脈介紹、互助行銷管道、金流物流等服務的優惠談判等創業初期必要的環境。

不過要能夠獲得這些免費資源,當然必須透過創投的評估--但不要等上線營運一陣子後,而是 Prototype 出來時的階段就開始提供;雖然這些都會成為創投的成本,但是換來的是團隊更快速地成長,讓團隊早日抵達可投資標的的速度。

這是我的建議而已,我只是覺得台灣必須要有自己的一套做法。

我認為,appWorks is on the right track,他們的育成計劃已經把上面那些事情做好一半了,但我希望台灣能夠有更多更多符合自己文化的做法,也希望政府有為一點加強執行能力,讓台灣真的是寶島,不要變成薄島。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