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navigation

VIE惊变震撼网络业 港交所酝酿“法人新规” September 22, 2011

Posted by Ian Cheng in Funding.
add a comment

2011-09-22
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侯继勇 

VIE新政的风声传出,美国股市迅即反应。20日,“中概股”全线下跌,新浪暴跌15%;搜狐跌5.6%;百度跌3.9%;网易跌3.9%;盛大跌1.2%。

“VIE新政会震撼业界。投资者会重估中国企业的诚信。”9月21日,IDG资本合伙人章苏阳向本报记者评价说,这将对中国互联网等新兴行业造成极大伤害。

某些变化已经开始发生。据章苏阳了解,有关VIE新政的消息出来后,香港联交所将对赴港上市的企业实施一项新的规定:作为公司控股创始人,不能同时是海外VIE公司的法人,包括联交所、律师、投资机构,都要对公司控股创始人是不是海外VIE公司的法人进行审查。

毖后不惩前

1999年,新浪筹划海外上市。当年9月底,时任信产部部长吴基传在一次讲话中认定互联网内容服务(ICP)为电信增值服务,根据中国的政策法规,这块不允许外资进入。新浪赶紧提交了一份重组方案,剥离ICP。

这便是大名鼎鼎的“协议控制”(VIE)模式:新浪将原有的ICP业务、资产从原母体四通利方剥离出来,成立全新的纯内资公司,即北京信息服务公司,由CEO王志东和COO汪延以自然人身份持股。同时,他俩又以自然人身份,成立了新浪互动广告公司,负责经营网站的广告。

剥离后,两家纯内资的公司不参与上市,仅把四通利方拿去上市。但是,四通利方和这两家公司签订了软件技术服务、顾问服务、股权质押等一系列控制协议。

这套方案得到信产部认可,从而打通了互联网公司境外上市的政策障碍,开创了中国互联网的新纪元,后来搜狐、网易、新东方、百度、腾讯、阿里巴巴等所有互联网公司的境外上市模式,皆为“新浪模式”的翻版。

易凯资本总裁王冉说:VIE是中国企业境外上市的特色产物,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一项独特的公司制度发明。没有VIE,就没有中国互联网及创新产业的今天。

“这事王岐山副总理已经有批示,要尊重历史,承认VIE的合法性,并有所管理。商务部已经根据这一精神发了文,应该不会否定VIE了。”曾任雅虎中国总经理的知名IT业人士谢文在他9月19日的微博上写道。

谢文向本报记者表示,VIE是一项“历史的妥协”,是当年政府默许的一种模式,现在需要修正,应遵循三项原则:一是接受VIE这个现实;二是不能追溯以往;三是涉及国家安全的行业,外资要规避,严格监管。同时,一定要明确审查的边界在哪里,以免监管部门借机扩权,造成更坏的结果。

诚信伤不起

章苏阳没有评估VIE新政会对“IDG在中国的投资策略产生何种影响”,但表示这将使得投资者对中国企业的诚信问题产生怀疑。

对于香港联交所酝酿中的对赴港上市的企业实施的公司控股创始人不能同时是海外VIE公司的法人的新规定,谢文认为这招“很高有效”,能防止公司创始人“签个字就可以把公司买掉。在中国很多事情只认法人章,法人章没了,“控股创始人”好多事情做不了,能防患于未然。

章苏阳认为这是诚信被伤的代价:对于投资者来说,中国公司上市的过程中,多了一项审查规定,要多走一步;对于创业者来说,认为投资者不信任创业者,双方的关系会“不好处”,产生矛盾。

谢文认为,在诚信的环境里,在原来的VIE架构下,能够很好地防范风险。比如支付宝事件,软银与雅虎为什么不去告马云为首的管理层,原因是由于控股创始人实际控制着公司,投资者在与管理层博弈中“很无力,只能息事宁人”。

章苏阳认为,VIE运行了十几年,只出过两次事,一是王志东事件;二是支付宝事件。前者使投资者相信VIE制度安全,造成了中国互联网的十年繁荣,后者使投资者认为VIE存在风险,已经形成混乱。

2002年,王志东顺从资本意志,被逐出新浪管理层。王志东当时准备“放手一博”:我持有北京新浪信息70%股权,新浪广告75%股权,这两个公司就是我的(或转让给善意第三方),上市公司6.3%股权我也不要了,最多违反雇佣协议,赔偿就是啦!大不了与新浪打官司。

如果王志东做了这样的选择,新浪的历史将改写,结局将是“我王志东在新浪混不下去,那么新浪整个VIE结构也要破产!”

谢文透露,当时新浪给了王志东更多期权,王志东顾全大局。他评价说,新浪当年的结果是创始人的“道德抉择”,而支付宝则是创始人的“利益权衡”,支付宝事件后,投资者开始惊慌:如果投资者以利益权衡,那么整个VIE结构将破产。

“如果不是一家大公司做了一件事情,VIE不会被翻出来了讲。”章苏阳说:“哪家大公司,我不说名字,你知道是谁。”

有替代制度吗?

对于未来VIE新政的前景,王冉的评价是,“总的方向是政策制定者希望对更多的领域获得审批权,并且期望更多的中国公司纳入其管辖范围。但审批设置过多,将离市场经济越来越远。”

王冉认为,对VIE制度一刀切,禁止,或者取消,这对于中国的新兴产业将是极大伤害。“根本问题是中国上市发审制度对企业营收,盈利能力有明确要求。而对新兴行业不应该这样要求。”

另一根本问题是人民币资金对“风险与价值”的认识不成熟,与国外公司有一定距离,人民币资金不愿进入“高风险”的新兴行业,而新兴产业需要海外资本推动,同时在海外市场退出。

王冉认为,既满足国内新兴产业发展的需求,又符合当时的政策现实,VIE正是在这一历史妥协的产物。如果要关上这扇门,除非有替代的制度,或环境。

其所谓替代的制度包括人民币汇率放开,人民币对风险与价值有了正确的认识,上市的发审制度发行变化等条件。

但王冉对替代制度不抱太大期望。“VIE结构是被逼出来的,现在的环境,还逼不出更好的选择。”他说。

VC’s Say Your Startup’s Location Still Matters September 13, 2011

Posted by Ian Cheng in Funding.
add a comment

SARAH PEREZ

At this morning’s TechCrunch Disrupt, Michael Arrington sat down with nearly half a dozen VC’s, including Joe Kraus (Google Ventures), Rich Wong (Accel Partners), Shervin Pishevar (Menlo Ventures), George Zachary (CRV) and James Slavet (Greylock Partners). The investors shared their thoughts on the state of investing, general industry trends, the increasing speed of VC investments as they try to compete with angels and much more.

20110913-034322.jpg

But one interesting thing that came up was whether or not a startup’s location still matters as much as it did before. Do entrepreneurs need to be based in the Valley? Said the VCs: Yes.

Mike asked the panel about the subject, and they all agreed – location was a very important factor for startups to consider. Kraus of Google Ventures was the most vocal in the matter. He explained that if a successful New York-based entrepreneur moves to Silicon Valley, they then have the same chance of success as a new startup based here. It’s hard to hire, it’s hard to grow your network, he said.

When Mike pressed him for stats on this, Kraus says that numerous research studies on network centrality have proven this to be true.

But great startups have come from outside the Valley, as we all know. Kraus agreed, but said while there are exceptions to every rule, he still firmly believed this was the case. Accel’s Wong added that many of the large cap acquirers are in the Valley, which is another reason why entrepreneurs should be based here.

Mike then polled the audience to see what they thought about the matter. Does the audience agree?, he queried, asking for a show of hands.

Few hands were raised.

“I agree with them,” said Mike. “There are some bad-ass companies coming out of Israel.”

中经合完成七期基金及创新工场发展基金融资 September 6, 2011

Posted by Ian Cheng in Funding.
add a comment

专注于早期和早期发展期科技投资的老牌风险投资商美国中经合集团(下称“中经合”)近日宣布中经合第七期基金成功融资1.1亿美元,另由其共同管理的创新工场发展基金完成融资1.8亿美元。

美国中经合集团第七期基金在2011年6月30日成功完成融资,共计1.1亿美元。公司致力于为大中华地区的新兴科技信息产业、医疗健康、清洁能源、新能源等行业的优秀创新科技企业提供资本支持。作为全球领先的风险投资机构,中经合成功投资了一批优秀创业者,并帮助其成功建立多个卓越的科技公司,中经合第六期基金近期成功上市的包括:理邦医疗(深圳:300206), 旭明光电 (NASDAQ: LEDS), 世纪互联 (NASDAQ: VNET)等。

中经合创始人兼董事长刘宇环表示: “我们很荣幸能与创新工场继续合作,创新工场目前聚集了一批优秀的互联网人才,我们愿意尽自己的力量促进互联网行业的进步与繁荣。中经合此次募集资金是在西方经济严重衰退的情况下完成的,标志着中经合的投资战略和业绩受到了投资者的认同和支持。”

创新工场发展基金是由创新工场与中经合集团共同管理的专注于早期发展的投资基金,该基金于2011年8月31日完成融资,总计1.8亿美元。该基金投资重点关注于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电子商务和云计算服务方向的早期创业公司。作为创新工场的合作者,中经合将运用其成功的投资经验为孵化企业提供优良的创业环境。由前谷歌中国总裁李开复博士领导创建的创新工场表现卓越,迄今已经投资孵化34个项目, 超过10个项目已经接受种子基金创新工场发展基金的支持,其中9个项目接受了全球领先的风险投资基金的投资。

美国中经合集团管理七支创业投资基金,是最早在亚洲从事风险投资业务的机构,也是最早进入中国大陆的外资风险公司之一。中经合致力于建立美国和大中华区之间资本、技术和管理经验桥梁,以独特的模式为两岸三地企业提供附加值服务。中经合专注于技术趋动型公司早期和早期扩张期阶段的投资,主要投资领域涵盖互联网、无线增值、半导体、数字媒体、医疗健康、清洁科技及新材料领域等。公司在旧金山、北京和台北均设有管理机构。美国中经合集团的投资组合公司包括超过100个快速成长的信息科技、医疗和清洁科技企业。更多信息,请访问:http://www.wiharper.com

美国中经合集团成功的投资组合案例包括:分众传媒 (Nasdaq: FMCN)、ISSI (Nasdaq: ISSI)、DivX (Nasdaq: DIVX)、Sirf Technology (Nasdaq: SIRF)、旭明光电(Nasdaq:LEDS)慧荣科技 (Nasdaq: SIMO)、CommerceOne (Nasdaq: CMRC)、Silitech Technology (TSE: 3311)、PC Home Online (TSE: 8044)、Pollex Mobile (Acquired by MTK)、Laszlo、世纪互联(Nasdaq: VNET)、理邦医疗(SZSE:300206)、爱康国宾、美兆集团、北京信威、芯原半导体、傲游浏览器、3G 门户网、图为先、科美制剂、创新工场、美日保险、美芯晟科技等。

创新工厂由李开复创办于2009年9月,旨在帮助中国青年成功创业。创新工厂是一家致力于早期阶段投资并提供全方位创业培育的投资机构。创新工厂是一个全方位的创业平台,旨在培育创新人才和新一代高科技企业。创新工厂通过针对早期创业者需求的资金、商业、技术、市场、人力、法律、培训等提供一揽子服务, 帮助早期阶段的创业公司顺利启动和快速成长。同时帮助创业者开创出一批最有市场价值和商业潜力的产品。创新工厂的投资方向将立足信息产业最热门领域:移动互联网、消费互联网、电子商务和云计算。

创新工场首支美元基金募资1.8亿 与中经合共同管理 September 1, 2011

Posted by Ian Cheng in Funding.
add a comment

  创新工场总额达1.8亿的首支美元基金已完成募集,中经合集团、富士康、奇虎360、俄罗斯投资人尤里-米尔纳等共同参与。创新工场另一支7亿规模的人民币基金也将在数月内完成募集,腾讯、巨人等已确认投资。

  成立将满两周年的创新工场,已经投资孵化34个项目和公司,而其未来发展需要更多的资金支撑,现在看来李开复(微博)似乎没有理由为此忧心。新浪科技获悉的情况显示,创新工场旗下首支美元基金已经完成募集,募资总额达1.8亿美元。

  上述美元基金的主要投资方包含数十家国内外机构、公司以及近十位著名投资人,由创新工场和中经合集团共同创立和管理。

  其中参与投资的金融投资机构和公司有:中经合集团、富士康科技集团、新东方集团、美国硅谷银行(SVB)、红杉资本、IDG、中华电信、联发科、台北工研院、美国退休基金、奇虎360、加拿大退休基金、Baillie Gifford、Foundation Capital、SAP、贝塔斯曼、摩托罗拉、Autodesk公司、新加坡电信等。

  投资人方面则包括,被称为硅谷投资教父的罗恩-康威(Ron Conway),以及俄罗斯Mail.ru(即DST)创始人尤里-米尔纳(Yuri Milner)等。

  罗恩-康威透露他在个人投资之外,还推荐了很多硅谷的投资人进行跟投,他期待创新工场能有更多的成功。尤里-米尔纳也有同样的期望,他提出的希望是:“创新工场能孵化Facebook、Groupon、Zynga这种规模的公司”。

  对此李开复表示,“创新工场已投资孵化34个项目和公司,其中9家已成功吸引外部VC投资完成A轮融资。创新工场独特的‘孵化+投资’模式,不仅保证了基金的项目来源和质量,更希望通过全方位服务,帮助培养国内早期创业团队快速高效成长”。

  此外,创新工场内部另一支人民币基金,也预计将于未来数月内募集完毕。这支人民币基金计划募资7亿元人民币。截至目前,腾讯、巨人、蓝讯、上海市创投引导基金、中关村管委会引导基金等公司或政府引导基金均已确认投资。

  值得注意的是,奇虎360和腾讯分别向创新工场的美元和人民币基金进行了投资。两家公司的举措皆意在布局移动互联网行业。

  根据李开复此前微博透露的信息,上述两支基金投资者并非创新工场的股东,“对工场业务没有话语权”。目前创新工场的股份是由李开复和员工控股。“(成立)初期融资额较大,之后创新工场没有再融资”,李开复表示。

  创新工场成立于2009年9月,是一家致力于早期项目、把投资和孵化融为一体的孵化投资机构。美元或人民币基金可使创新工场发展基金对被孵化企业的投资更加准确。创新工场重点投资领域包括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电子商务以及云计算。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