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navigation

移动互联网正in 创业投资向上走 August 29, 2011

Posted by Ian Cheng in Funding.
add a comment

经济观察报 朱熹妍

  光芒从乔布斯转身背后的世界射出,让外界更明晰地看到移动互联网的整个春天。

  “未来,超过一半的互联网流量和使用时间,将是从移动终端上产生的。”在近日举行的中国互联网大会上,马化腾如此预言。这次盛会因为对移动互联网的关注度过高,被业内人士戏称为“第一届移动互联网大会”。在这次“转向”的业界大讨论中,诸多创投机构成为发言的主体,长期看好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成为共识。

  比评论观点来得更加激烈的是实际行动。抢钱、抢人、抢项目?很多创投机构都希望,在盛夏到来之前,能够在这个拥有美好前景的领域排兵布阵。与其他投资领域相比,他们希望这次介入得能够更广、更早一点。

  热潮

  “互联网人且懂技术,产品经理优先,学历名校无所谓,对新事物有高敏感度,勤思考会沟通,拼命三郎。”

  经纬创投直接在微博上转发这样招聘启事。近期,这家以中早期投资为主的创投机构一直在移动互联网领域招兵买马,目前号称在中国拥有最大的早期无线互联网投资团队。

  投资需求的显现,让一些专业人士开始变换角色。李一男,近日以合伙人身份加盟金沙江创投。这位IT名人以“技术天才”扬名,曾担任华为副总裁、百度首席技术官,无线讯奇(12580)CEO。据金沙江方面透露,入伙后的李一男将专注于投资早期互联网无线通讯和软件等领域的创新企业。

  对移动互联网感兴趣的,不止一两家创投机构。据清科研究中心统计,2010年中国移动互联网行业投资案例共发生22起,总投资额为2.07亿美元,平均投资额为1293万美元。这个规模已经在今年上半年就完全赶超。截至6月30日,2011年已经披露的中国移动互联网投资案例达31起,其中,披露金额的投资案例为24起,总投资额为3.18亿美元。该领域投资的各项数字还在不断攀高。“移动互联,可能是下一个海外上市的热潮。全世界都看好,海外投资者对此也更有兴趣和信心。”另一位外资创投基金经理对本报记者表示。

  “电子商务投资的浪潮已经过去,错过了这一波移动互联网,就错过了一个新的机会。”清科集团CEO倪正东也对外界表示。

  向上走

  资本的超高热情,将移动互联网项目的估值在短期内迅速推高。据称一些项目在半年时间内,估值预期数倍增长。相对于其他行业,移动互联网的投资呈现出多覆盖、中早期的特点。“说实话,移动互联网什么时候爆发,以什么形态爆发,哪些公司会爆发?我们也不知道。”一位投资人士坦诚。

  目前,所能做的就是广泛布局——从门户到应用软件、从信息到游戏,一年来,他们已经在移动互联网领域投资了25家公司,从数量上看已经在国内排名前三。其中“天使和A轮的占90%”,他们对初创型企业表现出偏爱。“如果你用2亿美金做一个上下线,能达到这个估值,在移动互联网领域里都有自己的布局的公司,不超过20家。”上述人士表示。

  这十几家企业已经成为资本市场的明星,大多都有几家创投机构进驻,融资额和PE值都屡创新高。风险与热情并进。“现在风险对于好项目,好团队的掠夺都是非常残酷的,估值必然会往上抬。相对而言,天使到A轮的早期投资对风险的承受度更好。”

  这并不是他们一家的投资偏好。 投资多类型、新应用、中早期的公司,已经成为大多数创投机构投资移动互联网领域的共同方向。

  资料显示,移动互联网领域上半年投资中,首次获得投资的初创型企业居多。同时,投资覆盖的领域也从原来较为集中的如无线增值服务、手机游戏等领域逐步扩大,手机应用软件及服务、应用商店及相关、无线营销、移动搜索等领域均有投资事件发生。

  其中,基于Android操作系统软件本地化的乐蛙科技、基于地理位置服务的移动广告联播平台服务提供商上海有的放矢广告公司、基于照片分享的社交网站推图等,雷军主导的新秀小米科技的投资案例,都聚焦了很多眼球。

  凤凰新媒体COO李亚认为,随时、随地、随身的无线互联网,将电脑、电话、电视、游戏机、电子书、GPS等功能都Hold在个人掌中,更彻底地Hold住我们的生活。他对大趋势的判断是,在运营商3G网络与服务推广、数据流量资费下调、智能手机普及、云手机兴起、社交应用手机化(SOLOMO)、媒体消费移动化、APP应用多元化、无线广告市场临界点逼近、移动电子商务应用呼之欲出等多种趋势推动下,针对移动互联网机遇的竞争正成为VC投资创业公司的新热点、平台型企业新的战略重点及产业价值链纵向整合的新领域。

  资本更广、更早地介入,也加快了移动互联网行业的发展进程。徐先生所在的公司关注于APP STORE平台上的游戏开发,去年刚刚拿到一笔百万级别的天使投资,这帮助他更快地、更大规模地招聘到人才、做产品开发和营销。目前,他已经在跟多家VC接触,估值高达几千万美金。

  “我们已经从最初的游戏代理,转移到自己的游戏开发,新的资金进来,会加快这一进程。我甚至有钱去美国、英国市场做营销了。”

  不过也有观点认为,火爆与风险同在。充满前景的产业总是使得资本更为逐利,盲目争夺项目而导致企业估值虚高,反过来又会催生企业的早熟与产业的过快发展。

  多位投资人表示,大趋势的向好让这样的风险变得可以承受。“我相信,这个行业的大收获肯定会到来,只是在高热度的投资领域谁能最终获利,就得看眼光了。”一位投资人士表示。

赴美上市窗口期关闭 风投目光瞄向早期项目 August 18, 2011

Posted by Ian Cheng in Funding.
add a comment

与时间赛跑的盛大文学和迅雷最终没能赶上最后一趟“末班车”,在美国投资者们开始享受西海岸温暖的沙滩阳光时,中国概念股们却迎来了“蜜月期”的结束。

7月21日,迅雷与盛大文学不约而同地发表公告称对上市计划进行修改。其给出的理由大同小异:市场状况不佳,投资者信心不足,公司难以获得正确的估值。受此影响,7月中国企业赴美IPO交出了一份“白卷”。“持续近一年的狂欢已经结束,现在是我们开始冷静下来的时候了。”高原资本董事总经理涂鸿川说。

蜜月结束了

根据清科数据显示,2011年7月共有30家中国企业在境内外资本市场IPO,合计融资37.79亿美元,平均每家企业融资1.26亿美元。与6月份相比,上市数量及融资额双双下降,其中上市数量环比下降18.9%,融资额环比下降15.0%。与去年同期相比,上市数量下降16.7%,融资额方面,由于去年7月份中国农业银行A+H两地上市共计融资196.62亿美元,使得去年7月份中国企业IPO的总融资额达到229.17亿美元,因此今年7月融资额同比下降83.5%。

“中国互联网公司美国上市这买卖最近没戏了。”经纬创投合伙人张颖在微博上这样感慨。对于中国企业来说,7月似乎是一个“诸事不宜”的日子,在遭遇了财务造假、做空、SEC调查等问题后,投资人对于中国概念股的态度由此前的“追捧”进入到“谨慎”。

按照惯例,美国资本市场每年8月都是一个休假期,机构投资者的基金经理在9月初才完成休假,投中集团首席分析师李玮栋预计最快要到9月底10月初才会重启上市流程。这也是为什么在7月底包括迅雷、盛大文学、土豆等在内的诸多企业要选择上市的原因。“谁也不知道2个月后的市场会变成什么样。”一位投资人说。

事实上,这次中国概念股的“蜜月期”始于去年第四季度,包括搜房和乡村基等企业正是在去年三、四季度选择上市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而优酷网董事长古永锵更是将当时优酷的上市比喻为天时、地理、人和缺一不可的结果。

但迅雷和盛大文学显然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公开资料显示,迅雷先是在版权问题上受到国际知识产权保护联盟的质疑,接着因低价出售狗狗搜索而受到市场质疑,最后在拟融资金额上由最初的2亿美元下降到最后的约为7800万美元。至于盛大,虽然其2亿美元的融资计划没有改变,但根据盛大文学最新提交给SEC的文件透露,公司放弃美银美林作为IPO承销商,仅剩投行高盛一家,而中金将担任联合承销商。

透过股东构成不难发现,相比于盛大文学,迅雷的推迟上市对公司打击更大,在其股东构成中,晨兴投资合伙人刘芹、IDG中国区总裁周全、联创策源合伙人冯波在IPO前分别持股24.6%、12.2%和11.3%。这几位股东的背后无一例外都是迅雷此前几轮融资的投资方,作为VC和PE,其投资无一例外都有一定回报期限。如果不能上市,它们的退出将受到很大影响。

下一个爆发点在哪里?

“‘蜜月期’结束并不一定都是坏事,相反地我认为这将会是下一个爆发点的起点。”在涂鸿川看来,此前中国企业之所以在美国市场出现诸多问题,原因就在于一些公司并没有做好上市准备就匆忙上市。“这是高市值逼着它们上市,而不是它们已经准备好了上市。”

根据投中集团统计显示,自搜房网在2010年9月上市至今,共有38家中国企业赴美上市,融资总规模达45.57亿美元。其中,有VC/PE背景的企业30家,融资总规模42.64亿美元,VC/PE背景企业IPO数量和融资规模占比分别达79.0%和93.6%。这些数据几乎超过了以往任何时期。

在涂鸿川看来,此前由于处于上市“蜜月期”,很多企业会刻意压缩财务审计和上市准备时间,以求尽可能地在这个时间段内完成上市,这样的好处是可以获得相对高的融资,但缺点是很多企业的商业模式并没有发展到完全符合上市要求。

目前,在美国债务危机的影响还并不明朗的前提下,市场是否真能在第四季度出现好转还是未知数。在投中集团分析师冯坡看来,此前中国企业赴美上市高潮是因为美国市场在金融危机之后缺乏刺激,中国公司由于拥有大消费背景因而受到市场追捧,这也是为什么在这波上市潮中的企业多数来自于TMT和消费领域的原因。

但是现在,尽管做空对象多数为一些借壳上市的中国公司,但这对于中国公司的声望已经造成影响。加上目前美国债务危机,投资者本身就处于一种谨慎观望状态,加上中国经济增速放缓,通胀预期的影响使得中国企业现在赴美上市很难取得一个不错的估值。

“蜜月期的结束对于资金链充裕的企业来说影响不会太大,但对于急需资金来发展的企业来说却是致命打击。”涂鸿川举例说,在上一次上市高潮期时,户外传媒企业正是这种需要资金不断补血的企业,一旦上市失败,企业的发展将面临停滞。而对于目前的中国企业来说,电子商务以及视频网站同样面临这种问题。

突击入股是另一个问题,此前由于海外市场的火爆,一些PE往往会选择突击入股,作为VC,涂鸿川认为这种现象将会随着“蜜月期”的结束而有所缓解。在他看来,由于中国公司海外上市“窗口期”关闭,将促使更多风投把目光瞄向早期项目,而这也将促使企业的估值处于一个合理的区间内。

What Kinds Of Silicon Valley Companies Are Dying Right Now? August 11, 2011

Posted by Ian Cheng in Funding.
add a comment

Matt Rosoff

The tech market has booms and busts, but one thing stays constant: most startups don’t succeed.

That means that whatever the market is doing, there’s a more or less constant stream of companies that get shut down because they simply couldn’t raise enough money or get enough customers in time to repay their investors.

Today, blog peHUB posted a great interview with Marty Pichinson, the founder of Palo Alto consulting firm Sherwood Partners. The company is known as the undertaker of Silicon Valley for its role in shutting down startups and auctioning off their assets.

Here’s what we learned:

Social networks, video distributors, and clean tech businesses are the types of companies being shut down now. The firm is also shutting down an online retailer — retail looks easy from the outside, but maintaining the proper amount of inventory is really complicated and can easily kill you if you get it wrong.

Series B seems to be the “safe zone.” Sherwood shuts down a lot of companies that have closed angel funding and Series A rounds, but when companies get to Series B there seems to be a real push to go big and get to the next round. But by the time companies get to Series C or later, they often run into competitors who’ve gotten to scale first or can’t raise enough capital to make the huge push necessary for a successful exit.

The most valuable asset is intellectual property. A few years ago, startups could sell their servers for tens of thousands of dollars. Now, they go for a fraction of the price. But a lot of companies have valuable patents and technology — most of which are bought by their former competitors, other small companies. Although some big guys also take place in the bidding to help protect themselves in the current patent war.

Although Pichinson expects his business to do better next year, he doesn’t think the current market slide is the main reason.

Rather, VCs always start more companies than can succeed, which has given Sherwood a pretty steady stream of business — the company’s biggest year was 2000, in the aftermath of the dot-com bust, but its second biggest year was 2010, when Silicon Valley was supposedly in a “bubbl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