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navigation

What bubble? VCs spent $12 billion on startups in first quarter April 15, 2016

Posted by Ian Cheng in Uncategorized.
add a comment

by Katie Roof (@Katie_Roof)

img_7288

Venture capitalists will tell you that a lackluster IPO market and struggling tech stocks mean that they are being more cautious, but the data suggests otherwise. Apart from last year, which saw $13.7 billion invested in the first quarter, National Venture Capital Association data shows that the $12.1 billion invested at the beginning of 2016 was the best start to a year since the dot-com boom in 2001.

Investment dollars were flat compared to the $12 billion invested in the fourth quarter of last year. It was also the ninth consecutive quarter that saw deal volume reach $10 billion.

“It was a choppy market but deals were getting done,” said Neeraj Agrawal, general partner at Battery Ventures. “I don’t think there is a bubble.”

Tom Ciccolella, partner at PricewaterhouseCoopers, said that “there was a lot of gloom and doom prior to the numbers coming out.” It turns out that it was a “robust quarter.” PwC worked on the Moneytree report alongside the NVCA and Thomson Reuters.

And this investment trend is likely to continue, with venture firms garnering the most money in a decade. $12 billion was committed to new venture funds in the first quarter, and it will need to eventually get deployed.

The largest deal of the quarter went to Lyft, which completed a $1 billion financing round. Florida-based augmented reality startup Magic Leap, raised a whopping $794 million. Sunnova Energy, Uber and Flatiron Health rounded out the top five. A winner takes all market, the top ten deals accounted for 25% of the dollars invested in the first quarter. 969 total companies raised funding.

Software was the leader in investment dollars, attracting $5.1 billion in 376 deals. Biotechnology, which has seen an IPO boom, raised $1.8 billion in capital. Media and entertainment was the third most popular startup category with $930 million deployed across 109 startups.

Yet the money was flowing to more experienced startups, with early stage investment declining 18% in volume compared to the previous quarter. Seed stage deals also fell 10%, but expansion stage investment saw a 25% rise. Late stage deals were up 10%.

Some investors are surprised by the data and think that many investors need a reality check. “There’s still a tremendous oversupply of venture dollars in Silicon Valley,” warned Asheem Chandna, partner at Greylock. “While VCs are more cautious overall, the dollars are still flowing way too fast. The reality is the very best companies don’t need a lot of venture capital money.”

即使VC迎来寒冬,创业者依然可以走得很远 October 26, 2014

Posted by Ian Cheng in Funding.
add a comment

张天宇 Aaron, 10/25 16:55

当下无论是在美国硅谷还是中国,创业融资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容易。任何一家创业公司一旦融资成功,就会得到媒体的报道、同行的羡慕,用户轻易翻番,团队快速扩张。似乎投资可以解决产品和团队的一切问题。甚至出现了一个怪现象,有的创业公司拿到了 A 轮甚至天使投资,居然办起了庆典燃起了鞭炮。

实在是本末倒置。魏武挥写过的《中国创业环境之殇》中提到,“风投不是散财童子,每一笔投资都会追求尽可能大的回报:风投 A 把股权溢价转卖给了风投 B,风投 B 再如是为之,但总有最后一棒的时候,那就是在公开市场上的风投退出”。

但是真正让能让一个创业公司产品不断迭代、价值观不断传承的是什么?且不说 IBM 和 Intel 这样的百年老店。即使是三年河东三年河西的互联网创投圈,能够挺过两个以上周期的创业公司无不是靠产品说话。

阿里巴巴成功 IPO 之后,关于互联网创投领域是否迎来寒冬的问题引发了比较热烈的讨论。到底存在不存在泡沫不是这篇文章想要讨论的问题。我们假设:

如果确实有泡沫,VC 的寒冬即将到来,优秀创业者能不能依靠自己的力量在寒冬中独善其身?

答案可以说是肯定的。两个星期以前,Micheal Carney 在 PandoDaily 发布了一篇名《Zoho如何从两次科技泡沫中存活下来并获得巨大成功》的文章,讲述了一家成立于美国硅谷的 IT 公司 -Zoho 不靠任何外部投资,创立至今已 18 年,盈利良好并保持着每年 40% 的增长速度。最令人惊叹的是在 Zoho 的发展路上,在没有风险投资的支持下,成功在两次科技泡沫与大范围的经济衰退中存活了下来。

根据公司创始人之一 Raju Vegesna 的说法,现在 Zoho 的总收入已经接近 10 亿美金。直到今天,Zoho 依然没有融资上市的打算,在如此规模的公司中,实属罕见。Zoho 的文化崇尚自食其力的发展方式,虽然一直以来都是 VC 追逐的目标,公司却从未有接受外部投资的打算。这就有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当前的生态环境下,求职者都希望找到火箭式发展的公司,Zoho 如何才能吸引并激励最优秀的人才的加入?

创始人兼 CEO Sridhar Vembu 提到,“我们并不认为短期的功利性的东西能够吸引到最优秀的人才,Zoho 的人员流动率非常低,100 个产品经理里面,平均的任期都在 10 年左右,我觉得还是要依靠文化,好的公司文化才能留住人。风投的钱会改变我们的内心,人会变得急功近利,没办法安心工作“。

”你可能很难找到一家和 Zoho 一样产品线这么广、产品类别如此丰富的公司了“,Sridhar 说,”我们把更多的钱投在了研发上,不像很多公司把大多数的钱花在了销售和推广上,这些钱最终会转嫁到用户身上。风投介入后,你会变成一个被风投利益所驱动的公司“。

和 Zoho 形成鲜明对照的是 Box。后者至今已经历经七轮融资,总共募集到 4.5 亿美元。在今年 S-1 文件中的业绩报告中可以看出,尽管其收入与日俱增、融资不断,但是花钱如流水的做法带来的是巨额亏损和私人债务风险的推高,最终导致其 IPO 的推迟。同样的,Groupon 经常被吹捧为史上发展最快的科技公司,现实却是其完全不可持续的“每日团购”模式,在每股 20 美元的发行价跌至了今天的 6.25 美元后,Groupon 依然面临着商业模式和管理转型的严峻问题。


不依靠风投依然可以获得成功的例子绝不止一个 Zoho。下面我们不妨盘点一下:

37Signals

37Signals 成立于 1999 年的芝加哥,曾被《连线》杂志评出 2008 年十大最值得关注创业公司。对比一些风风火火的科技公司,37signals 真的是一家让国内程序猿羡慕嫉妒恨的公司,其 CEO Jason Fried 反对今天科技界的所谓“快速发展”,反对这些公司融资,烧钱,招人,把人当畜生用,在他那里,员工夏天每周只需工作 4 天时间,仅 35 个员工,但公司仍然年赚几百万。

在 2009 年,一伙投资者用 1 美元,购买了该公司 0.000000001% 的股份,37signals 当天市值直冲 1000 亿美元大关。在此次融资的内部公开信中,37Signals 提到,“自从 Basecamp 发布后,公司已经拒绝了 30 多家风投机构,公司对资金和人脉并不感兴趣,公司一直在寻找的是一位充满智慧的独特企业家,他看待事情与众不同,而且允许我们继续在家舒适的办公,并且有着长远的目光,现在我们找到了。在未来 20 年,37Signals 将会成为最伟大的公司之一”。

Jason Fried 在接受专访时提到:“

看 TechCrunch,看看那些热点新闻都在讲什么,讲的都是某家公司融得了多少资金,招了多少人,但一些真正重要的他们却不关心。什么重要东西呢?——你能赚钱吗?你能做出什么伟大的产品吗?你照顾好你的员工了吗?你对你的顾客好吗?在我们的整个行业当中,几乎没有新闻是关于如何善待消费者的,或者关于如何建立一个可持续商业的。TechCrunch 对我来说,是看我们这个行业病态的最佳场所”。

Jason Fried 的态度可能有些偏激,但是他指出了在媒体和 VC 推助下,创业者中普遍存在的浮躁情绪。这种浮躁情绪在北京或者硅谷,有时表现得非常突出。

海底捞

据说海底捞的店长不对门店的营业额负责,而且没有人对营业额负责。这样一个没人对营业额负责的企业,2008 年的收入却达到了 3 亿元!海底捞的张勇说过:“要提高服务质量,我们在利润上肯定会受到损失。但我们的服务让来过的客人以后常来,把等候的客人都留下来,翻台率不断提高。由于固定开销是不变的,翻台率越高,我们的利润率就越高,我们赚的就是翻台率。”

大批嗅觉敏锐的投资公司闻风而至,IDG、国金证券、老虎基金先后找过海底捞,希望注资以帮助其加速发展。与融资 2500 万美元、在香港上市的小肥羊不同,海底捞婉拒了所有抛出橄榄枝的风投。“他们要买股份,还要求制定发展计划书,规定第一年要发展到什么水平,第二年要发展到什么水平。”张勇说,“以海底捞目前的市场,只要把价格上调一点,工资压低一点,就能够达到风投要求的利润。”但他不愿意为了扩张而让海底捞“变质”。

也许有人会说,海底捞是因为不差钱才拒绝风投的,确实如此,但是,从一个麻辣烫起家的张勇为何能走到不差钱的今天,大家又仔细想过没有?今天“互联网思维”的餐饮新品牌如过江之鲫,我们可以拭目以待,两个互联网周期之后,他们中还能存活几家?

Camera+

社交图片分享应用 Camera+ 问世两年来已售出 800 万份,其开发商 Tap Tap Tap 可谓特立独行,不但拒绝了多家软件及互联网巨头的收购,还向初创公司通常求之不得的风投资金大胆说“不”。在 Camera+ 庆祝两周年的博文中,创始人 John Casasanta 表示,Adobe、Zynga、Google 以及 Twitter 都试图收购他的公司,John 把他们都拒绝了。

John Casasanta 说自己曾经差点就在 TS 上签字了,但是在最后一刻改变了主意,他不喜欢投资机构给他规划的发展道路。John 非常重视公司的独立性,他已经终结了所有的追求者。Tap Tap Tap 的成立,并不是为了短期的爆发,而是长远的发展,公司承诺的是做出非常棒的应用,因而绝不会出售公司。


纽约著名风险投资人、Union Square Ventures 创始人 Fred Wilson 认为,不只是科技公司,当前美国几乎所有创业公司的烧钱速度都过快。另一家知名风险投资公司 Benchmark 合伙人 Bill Gurley 也表示:“整个硅谷,乃至整个风投社区或创业社区,他们当前所承受的风险过大。”他们敢于持续烧钱,因为他们知道下一轮融资还有会更多资金流入。由于风投机构幕后的推波助澜,硅谷创业公司的烧钱速度急剧增长,国内烧钱的情况亦是毫不逊色。

就是这样一个火烧火燎的现状, 让无数创业者们留着口水羡慕着。,“有些年轻人选择互联网创业时,关心的重点往往不是:项目能够创造多大的市场价值;如何实现价值以及需要多长时间实现上述价值;竞争状况怎样以及自身的竞争优势如何;自身是否具备足够的资源将该项目运作成功等等。而是关心要在多少时间内,把流量做到多大,排名做到多少位,以及多长时间内拿到风险投资”。

拉手创始人吴波说过,“当你做的好,你不需要融资;当你做的不好,给你钱也没有意义。”拉手网用自己的现状印证了自己创始人的看法。曾经的团购网站第一在 2012 年的那个小周期结束后兵败如山倒,刚刚已经被三胞集团收购,目前在团购领域的份额不足 5%。

接受风投与烧钱并没有错,只是希望广大创业朋友们,还是要有一颗初心,不要因风投而迷失创业的方向,不要为了融资而融资。如果真想做出一番事业,就必须想想不接受风投,你如何走下去、能走多远。要知道,即便是风投,最偏爱的正是那些不靠风投也能活下来的商业模式。

VCs Say “Ni Hao” To Chinese Startups June 9, 2014

Posted by Ian Cheng in Funding.
add a comment

20140609-163944-59984393.jpg

Venture capital investment in Chinese startup companies is surging again.

After several years of a moribund market, investment in Chinese technology startups is en vogue again thanks in part to the soaring stock price of established players like Tencent, and the imminent listing of what could be the largest public offering in U.S. history when shares of Alibaba finally start trading.

Last week, China’s answer to Pinterest, Mogujie, confirmed a $200 million round which reportedly values the company at roughly $1 billion. Earlier this year the online education website TutorGroup raised approximately $100 million, as part of a clutch of tech companies that saw successful financing efforts in Asia.

In all Chinese technology startups have raised over $2 billion in financing in the first half of the year, according to data from Crunchbase — provided through a partnership with CTQuan, a venture-backed company providing investment data on Chinese startups.

VC- China01

The rejuvenation of China’s startup investment scene comes even as the economy is still pulling out of a downward slump that led to the nation’s worst economic performance in 24 years.

While the overall economy may be taking a dip, technology stocks have enjoyed a renaissance. For Stephen Bell, a managing partner at the seed stage investment firm TrilogyVC China LLC, the penetration of Tencent’s Weixin messaging platform has reshaped China’s startup marketplace.

“Tencent value has gone way up — enabling them to buy startups and invest in startups at high valuations and push the tech community,” said Bell. “Investors see all this going on — and pour money in.”

The rising tide, influences investment behavior among the other Chinese internet giants. “Both Alibaba and Tencent will be on a buying spree for the next two years or so. Driving higher and higher startup valuations in China [and] driving the number of deals higher,” Bell said.

New public offerings from Chinese technology companies are going a long way toward restoring investors’ confidence — in addition to the recovery among already public brand names like Baidu, Alibaba, and Tencent. So far, there have been eight Chinese public offerings on U.S. exchanges already this year, compared with none at all in 2013.

“Deals that were considered ‘dogs’ a few years back have somehow made it to the public markets and… there is a bit of irrational exuberance here, especially with the success of Tencent and Alibaba at well over $100Bn valuations,” said Rui Ma, a seed investor based in Beijing and a venture partner with 500 Startups. “From my very early stage (angel and seed perspective) there is quite a bit of over-valuation (relative to the Valley) going on. A lot of deals are being funded pre-prototype. Of course, the overall deal volume is still significantly smaller, but because of the double-sided lack of both seasoned entrepreneurs and angel investors I think that people are betting on luck more than probably the actual monetization most current products actually warrant.”

VC- China02

Investors like Hurst Lin, the co-founding general partner at DCM China — an Asian and U.S.-focused venture capital firm — see a boost coming from the impending Alibaba public offering. “Chinese technology stocks will make money off of Alibaba, because investors may want to put more money to work in Chinese companies,” he said.

1到100 的團隊成長之路 November 24, 2013

Posted by Ian Cheng in Funding.
add a comment

IC Jan 詹益鑑

談到新創企業的創立或投資,團隊,絕對是關鍵。在 AppWorks,我們常把創業比喻為「從0到1(找到商業模式)」與「從1到100(進行規模化)」兩個階段,但新創公司的組織成長,則不只兩階段。依據事業發展與團隊規模,可以分為兩個時期、六個階段,並且分別有不同的資金來源分佈與核心議題。

從我自己參與幾次創業的歷程,還有培育百來個團隊、投資二十家公司的經驗,我發現新創公司的主題也許不同,商業模式各有千秋,但在不同階段的組織發展,卻都會遇到相似的狀況與問題。

以下,我就從團隊創始初期一直到進入資本市場,團隊人數從個位數一路成長到三位數的過程中,將會遭遇哪些核心問題、商業階段、資源規劃等面向進行分析。

第一個階段:1~2人

這是創業的最早期,無論創業者是學生或就業人士,創業多半屬於兼職狀態,利用課餘或下班時間,嘗試想法、參加聚會,並且把產品原型或商業模式的概念逐漸架構出來。由於是兼職,因此資源有限,多半也缺乏創業經驗;讓團隊繼續前進的,主要是「想要解決問題的熱情與遠景」,或者稱為「願景」與「理念」。

也由於是兼職狀態,暫時沒有經濟上的壓力,你只要養活自己就好,創業主題往往會運用家庭、學校、政府或研究機構、公司組織的部分資源,還有個人的閒置資金,進行產品開發或技術投入。

若我們把創業比喻為「從0到1」與「從1到100」兩個階段的話,這個階段大概還在零點附近徘徊。

第二個階段:3~4人

經過了一段時間的偷偷摸摸,創業計畫開始具體,起初的想法念頭,變成可以運作的網站、產品或者APP,這時候你會開始找伙伴,可能是你的同學、同事,或在聚會跟競賽中認識的朋友,幫你一起開發產品、推廣市場,並且,你開始認真思考全職創業這回事。

既然要準備全職創業,團隊會開始討論財務規劃,認真思考收入、支出、薪水、費用等,除了掏出自己的零用錢跟存款,也會開始找身邊的親友當股東。有些團隊會因此成立公司、設立股權關係,有些則用長期借貸的方式,讓自己得以全心投入創業。

這個階段的創業團隊,是最關鍵的人力組合。價值觀跟理念是否一致、工作方式與默契能否建立,還有背景、知識、技能的互補性,都將長期影響這個團隊未來的發展潛力。這個階段必須要能建立完整的產品或服務模型,讓一定數量的消費者測試,並且得到市場回饋資訊,藉由精實創業的精神,快速調整產品、修正商業模式,讓創業階段逐漸「從0 接近 1」。

第三個階段:5~10人

全職創業一段時間,產品或服務也經過市場測試了,開始有生意進來、客戶上門、流量成長、營收產生,電話、電子郵件總是回覆不完,網站更新或產品開發的進度卻老是落後,你發現事情太多、人手不足,於是你開始要聘請員工了。

由於只是新創企業、沒沒無名的小公司,可能也難吸引到大企業的資深員工,於是你會開始找剛畢業的社會新鮮人,最好是自己學校的學弟妹,至少可以透過學長姊的身份跟創業的機會誘因來吸引他們。

不過,多數台灣的大學生或研究生缺乏產業經驗,極少有在公司或新創企業實習的經驗。因此這個階段你要花大量的時間訓練這批新人,而且會感受到許多挫折,也會慢慢學會如何有效率的面試新人與帶人,甚至開除員工。

沒錯,你應該也必須要經過一段不斷汰換員工的階段,因為這個時期的員工,就是未來公司組織的骨幹,一旦公司成長到下個階段,他們就是各部門的主管或重要幹部,如果對於公司長期願景與價值觀、溝通能力與工作習慣等沒有共同的信念與默契,那麼未來公司內部一定會出現大量的摩擦與紛爭,埋下不安定的因子。

而這個階段也是創業首部曲「0→1」階段的最後一步,資本市場還不會正式接受你,但會出現一些天使投資人或種子投資基金(例如我們的本善創投基金),希望能參與公司的經營。

第四個階段:11~30人

終於,市場接受你的產品或服務,開始確立成功商業模式(或稱為找到了 Product-Market-Fit, PMF),跨出「0→1」的那道鴻溝,進入大眾市場與事業規模化的階段。

這個時期,公司最具體的目標是「營收規模化」,因此會開始區分成本中心、利潤中心等單位,開始劃分財務、管理、技術、產品、業務、客服等部門,原本的創業核心團隊跟初始員工,也紛紛擔任部門主管跟中階經理人,甚至開始要找具有即戰力、熟悉產業或市場的重要員工。

公司的營收規模、資本規模、員工規模,都會在這個時期歷經快速且大規模的成長,因此各種內隱跟外顯知識的累積,組織與人力資源的規劃與執行,都是這個階段的關鍵。也因為「規模化」的需求,因為人力擴充的費用支出,這個時候你需要「較大規模種子投資」或者「A輪/B輪投資機構」的參與。

第五個階段:30~100人

終於,你成為一家有規模、有組織、有市場知名度與品牌的公司了。為了要成為市場中的寡佔者或者龍頭,為了加速甩開已經出現的競爭者,甚至幫早期投資人尋求出場機會,你必須全速前進。

「獲利規模化」與「財務能力」,是這個階段的核心目標,也是你是否能跨入資本市場的關鍵。這個時期,你要快速擴張資本跟業務能力,挖角「一級戰將」加入企業,透過通路與合作夥伴展開各種行銷活動,因此,你需要「大型投資機構」(金控或企業投資)或「策略合作夥伴」(上下游廠商或潛在併購買方)的加入,為你進入資本市場,補上關鍵的資金與資源。

第六個階段:100人以上

一切的努力,好像就是為了這一刻的到來。你敲開了資本市場的大門,擁有了成長引擎、獲利能力、一個組織完整的企業,但也有許多競爭者虎視眈眈。

你開始發現國內市場已經飽和、垂直產業已經不再具有吸引力,你開始規劃海外擴張或投資的計畫,或者進入另一個你不熟悉但是很有潛力的市場。

你,開始成為企業內的投資人,尋求創新的動力,並且開始恐懼風險。記得,永遠保持新創公司的習慣與態度,你將得以繼續前進。

除了為使用者與客戶創造價值,你也開始為員工跟創始團隊打造更大的平台,透過資本市場來創造更好的薪酬與誘因。「執行力」與「管理」成為你最關心也最重要的課題,如何透過公開市場籌資,爭取更多的資源與機會,成為你工作的主要動力。

有些人,會在這個時候退場,尋求下一個創業機會。也有些人,會直接退休。還有些人,會跳到資本市場端,成為天使投資人,或者擔任創投的角色。

但無論如何,走到這個階段,歷經這麼多的挑戰,你絕對是成功的創業者!

六個階段:兩個時期,兩種能耐

把上面六個階段稍微整理,你會發現,前面三個階段(從1到10人)是「想法、產品、市場」的測試階段,這個時期就是精實創業中講的「利用 MVP 尋找 PMF」,快速的透過「Build → Measure → Learn(BML循環)」來改善產品、建立口碑與品牌,找到成功的商業模式。

後面三個階段,是「營收、獲利、資本」的規模化階段,在市場口碑與品牌形象初步建立下,透過資源與資金的擴張,還有團隊與組織的成長,逐步加強成長性、獲利力、執行力。

第一個時期(前三階段)的重點如果是領導,第二個時期(後三個階段)的重點就是管理。而創業者能否從領導者轉換為管理者,或者找到適合的專業經理人擔任執行長或協助營運(例如 Google 的 Eric Schmidt,以及Facebook 的 Sheryl Sandberg),往往是企業能否順利跨越鴻溝的關鍵因素。

善用實習與兼職,培養幹部與伙伴

新創企業的優勢在速度跟態度,劣勢在資金與資源。因此,對人才的吸引力一定不是來自薪資、獎酬與福利,而是空間、舞台與機會。

前面提到,在第三個階段最常出現的狀況是你會大量錄取新鮮人,但又往往因為沒有時間訓練他們、或者表現不如預期,而必須忍痛換血,但往往因此會在勞動市場或年輕學子之間,豎立不好的公司形象。

解決之道其實是,在第二階段跟第三階段,你就該開始善用實習計畫或兼職人力,培養未來的全職員工,甚至是自己的左右手、合夥人。

當然,你必須提供好的誘因與成長環境,不該把實習生當成無薪員工,該給的一定要給,該教的也一定要教。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也沒有免費的員工。

成敗關鍵:跨越鴻溝之前,別過早規模化

從0到100,這是一條漫漫長路,有些創業者能一路走到這裡並成功出場,有些繼續在舞台上奮戰。當然,也有不少人提前離場,有些甚至黯然結束。

無論成功或失敗,創業者都值得欽佩。創業,是一種態度,是一輩子的努力。

不過,觀察培育這麼多的團隊,我們發現最容易失敗的階段,或者成功的關鍵時期,往往是在第三階段跨到第四階段之間,就是「測試」與「規模化」兩個時期之間。

因為這個時期,產品已經接受一定程度的市場測試,如果有不錯的客戶回饋、營收快速地成長,往往讓創業者過度樂觀,並且吸引外部投資人進場。

一旦創業者大量引進新人或老鳥,忽略價值觀與文化的差異,還有教育訓練與工作態度的基礎功,而市場不如預期,或者資源效應沒有出現,投資人跟員工往往會陷入一段時期的失望甚至接近絕望,而出現決策兩難、幹部離職、資金短缺甚至信任危機。

因此,最樂觀的階段,最該謹慎小心。黎明前的黑暗往往伴隨各種危險,但只要摸著石頭過河,總有機會盼到日出。

新創企業最怕的是,把月光當朝陽,聽夜鶯作雞啼。

創業者固然都是無可救藥的樂觀主義者,但是唯有務實一點,讓公司先活下來,永遠保留一發子彈,你才有機會看到馬雲所說的「後天的太陽」。

Founder/Market Fit:创业者如何俘获投资者的芳心 October 31, 2013

Posted by Ian Cheng in Funding.
add a comment

Kryptoners  本文作者为著名风投机构Andreessen Horowitz高级合伙人Scott Weiss。

所有成功的 pitch 都存在一些共同之处:创始人 / 团队才智出众、创意新颖大胆以及市场潜力巨大。然而,最成功的 pitch 往往是借助创始人与众不同的个人背景和故事才脱颖而出的。

在创业初期,创业者十分注重 “Product/Market Fit(产品与市场匹配)”。同样的道理,在 VC 面前推介时,“Founder/Market Fit(创始人与投资人市场的匹配)”也十分关键,创始人所讲的故事、教育背景、个人经历、学术论文、工作经验等都决定着他是否能抓住机遇。我们公司在面对创业者时,首先会深入了解创业者的个人背景。对我们而言,最成功的 pitch 要能让我们产生强烈的共鸣,从而自然地引起我们对项目的兴趣。这样的 pitch 能以一种真实的方式来呈现独特、原创的项目创意,效果与充斥着陈词滥调的销售型 pitch 截然不同。

创业者向 VC 做推介时,最忌讳的就是缺乏原创性和真实性。几个 MBA 为发家致富探索不同商业模式、某公司 VP 出任 CEO 照搬其它公司创意,这些 MBA 们和 VP 们拿出来的都是肤浅的、麦肯锡式的市场分析,并且他们对项目没有热情或动力。

介绍项目还有一个大忌就是缺乏自信。在一个“完美”的 pitch 中,创始人要能够发散到各个方面,有信心和勇气谈发展、回应质疑并展示项目的可持续性。在面临 VC 的发难时,创始人要能够镇定自若、坚定不移、知识过硬。此外,创始人还要能借力发力,借 VC 的问题向他们展示项目的前景。如果创始人的幻灯片中出现“Exit Strategy or Exit Options(退出策略或选择)”这样的字眼,那么对不起,你已被淘汰。

你會開發產品但你不會開董事會?這樣創業不行唷 October 31, 2013

Posted by Ian Cheng in Funding.
add a comment

這篇文章刊登在創投機構 First Round Capital 的官方 Blog 上的文章,以今年被雅虎以近 5000 萬美元收購的 Xobni 創辦人 Jeff Bonforte 的角度,講述了他如何改變自己對董事會會議的看法和態度,並成功依靠董事會的幫助讓自己的公司發展越來越高效率。

Jeff Bonforte 這樣形容董事會:

「當我還是一個年輕的創業者時,最糟糕最無聊的時候就是董事會會議。對於 CEO 來說那是最沒有安全感的時候,基本上就是面對一幫既可以評判你又可以炒掉你的人。」

在他的第一個國公司 iDrive,他就經常站在幻燈片前面大汗如淋,試圖度過這樣的難關:「簡直糟糕透了,他們就坐在那,告訴我我有多沒效率,有多需要聘用一些有經驗的高層進來。

反正他們就是一直在打擊我,但我根本不需要這些,不需要這樣四個小時不停斷的折磨,我需要的是真正能幫助到我的人」。

這也讓 Bonforte 從此下定決心以後一定要想辦法控制住自己的董事會成員,他的核心策略就是:你作為一個 CEO 需要的是把董事會的資源分配好以此幫助自己成功,你需要讓他們盡全力幫助自己。當然,說比做要容易很多。

  • 為何董事會會議很糟糕

董事會會議讓人如此心煩並且又毫無意義的原因到底是什麼?

為何一幫在自己生活和事業上都很成功的人,坐在那討論卻不出個所以然?這些問題讓 Bonforte 很迷惑,所以他先從自己的角度把可能的問題原因列了出來:

1. 董事會會議既長又折磨人,很難讓人一直專心。

2. 幾乎不可能在你只能夠談論某一方面的情況時,把自己公司真正的狀況表達出來,比如你的資金怎麼花的。

3. 董事會上的人並不是你選出來的,有時可能你有機會選擇,但大多數時候有些成員並非你的菜,但你也沒有辦法。

4. 太多董事會都規模巨大,而很多董事會成員會邀請更多的觀察員和經理,那些人卻都想插話,提出些問題來顯示自己的聰明。

5. 如果你是站在會議室的前方的桌子旁演講,那麼你就是在自討評判。就好像你是在給人又重新介紹自己的公司一樣,只不過這次的聽眾換成了那些可以把公司從你手上奪走的人。

但事情也可以不這樣發生,上述的每一種情況都有一個合理的回應方法。這都開始於一個很關鍵的論點:

每一個創業者似乎都忘記了董事會其實是為他工作服務的。

相反的是創業者不停地在會議中被質疑,完事後得到更多需要做的工作。他們感覺在會議中需要證明他們之前的願景是正確的,而不是證明會議裡的每一個人都需要同心協力去解決問題。

作為一個 CEO,你總是認為自己需要親自射門得分,但千萬不要忘記,這同時也是董事會的任務,你並不是為他們工作。

事實是?

在 Bonforte 一次又一次的被折磨之後,他決定採取行動。他詢問了很多其他 CEO 關於如何應對董事會會議後,他得到了一些很好的建議。

  • 第一步是了解董事想知道的是什麼

其中一個幫助了 Bonforte 的便是 Floodgate 的 CEO Mike Maples,一般董事會在會議時會考慮四個方面:

1. 從我們上次見面之後,市場有變化嗎?如果有,變化對我們是好還是壞?

2. 我們的團隊有什麼改動?是好還是壞?

3. 我們在市場上的位置有變化嗎?

4. 我們現有的資金足夠支撐到下一次董事會會議的開始嗎?

這就是董事會最關心的問題,Mike 說董事會並不會關心哪一個按鈕應該放在哪一個位置,你需要做的就是從宏觀的層面去和他們討論公司團隊的發展現狀。

突然間,董事會會議不再是關於評判了,而是關於如何變得更加地有效率。當你真正把董事會視為是在為自己工作時,自己就不會刻意去撒謊去編造一些事實來試圖證明自己的能力,而如果你不那樣做,那董事會才能真正幫助到你,你也可以大舒一口氣。

Bonforte 說:

我以前經常站在董事會面前,想像這些 VC 們怎麼會想要投資我,但這根本沒有,我們已經是一條船上的人。

或許我並不是他們心中最理想的 CEO,但沒有 CEO 會是最理想的。他們總是會覺得公司的狀況可以比現在更好,但這無所謂,同一條船上的我們需要的只是同心協力做好我們的公司。

Bonforte 在出售 Xobni 給雅虎之前,他還在董事會會議中「出生入死」。所以第一步到底應該怎麼做?

  • 改變互動的方式, 一起同心協力參與營運

當一個 To-Do 清單出來的時候,Bonforte 總是第一個看著他的一個董事會成員說:「Kevin,你來負責這個如何?」,他當然會說:「Oh,ok,沒問題」,因為除此之外他還能說什麼?如果你的要求合理,他們作為董事會成員就是要出力幫助。

而事實是,董事會成員其實是喜歡空手而來,滿載著任務而歸的。他們就像希望看到一個台階,上去後可以說「我們為那個團隊付出很多」,並且這些人在以前都是很優秀付出了很多努力造就自己事業的人。

在 Xobni,Bonforte 之後開始給董事會分配工作任務,在一些比較忙的時候,他提議開始了早晨的電話會議,由於每個人的日程表都是一團糟,所以 Bonforte 把電話會議設在了每天早上 7 點。

這和他之前和董事會溝通的方式完全不同,那時只是單方向的任務分配,從董事會那兒分配給他。

Bonforte 說:「當我真正意識到董事會是來幫助我而不是評判我的時候,我開始毫不猶豫地接受幫助並主動要求被幫助,甚至我發現當分配給董事會的任務越多時,Xobni 就越運行得高效」。

根據 Bonforte 自己的總結,如果你想要把董事會會議變得真正有意義真正高效,你需要:

1. 和每一個董事會成員單獨會面 30 到 45 分鐘,提前搞清楚他們的觀點和將會如何投票,「我一般會這樣表述:我們這次將會討論這個,這是我們的一個大問題,這是我覺得我們能夠收獲的,你覺得如何?」

2. 把各種複雜的數據資料整合在一起,提前至少四天發給你的董事會成員,告訴他們認真閱讀,做好開會的準備。

3. 如果你的董事會成員很多,把他們分成多個小的委員會,提前兩到四周分別會面。最後他們可以在統一的會議時闡述他們的工作成果。

4. 董事會會議盡量開在中飯或晚飯之後,並且應該包括你的核心核心成員。這不僅不會影響你的日程表安排,也可以讓董事會了解會議之外的核心成員。

创业公司估值计算方法——公司到底值多少钱 July 30, 2013

Posted by Ian Cheng in Funding.
add a comment

2013-07-24 中国投行联盟

你会如何度量一个公司的价值?更进一步说,如果这个公司是你在一个月之前创立的 — 你如何判断初创公司的价值?在你为公司筹集资金的时候,这就是你会问自己的问题。

让我们从基础的东西看起。估值也就是公司的价值。有一些人就是靠预测价值谋生的。因为大部分情况下,你是对某些可能发生也可能不发生的事情进行估值,所以合理的假设和基于经验的猜测是必不可少的。

0

为什么创业公司的估值很重要?

估值对创业者很重要,因为它决定了他们在换取投资时需要交给投资者的股权。在早期阶段公司的价值接近于零,但估值要高出不少。为什么呢?比方说,你正在寻找在10万美元左右的种子投资,换取您公司的10%左右的股权。这是典型的交易。那么,你的投资前估值将是100万美元。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你的公司现在价值100万美元。你很可能卖不出这个金额。在早期阶段的估值更多看重的是增长潜力而不是现值。

在早期如何计算你公司的估值?

先搞清楚你需要多少钱才能成长到业务呈现显著增长的阶段,从而可以开始下一轮融资。比方说,这个数字是10万美元,可以让你持续18个月。投资者一般不太会想压低这个金额。为什么呢?因为你表明了这是你成长到下一阶段需要的最低金额。如果你拿不到这笔钱,你的业务就不会增长 – 这不符合投资者的利益。因此,我们可以说,投资金额就是这样了。

现在,我们需要弄清楚要给投资者多少股权。它无论如何不可能超过50%,因为这将使你,也就是创始人,失去努力工作的动力。同样,它也不能是40%,因为这样留给下一轮投资者的空间就很小了。如果你得到一大笔种子资金,30%将是合理的。可在咱们讨论的这个情况下,你要的不过是10万美元的相对小额投资。所以,你可能会给出5-20%的股权,具体比例取决于你的估值。

正如你看到的,10万美元投资定了。 5%-20%的股权也已经谈妥。这就确定了投资前估值是介于50万美元(如果用20%股权交换10万美元投资)和200万美元(如果用5%股权交换10万美元投资)之间。

具体会落在这个范围的哪个数上呢? 1.这将取决于其他投资者如何看待同类公司的价值。 2.取决于你能让投资者在多大程度上相信你真的会快速增长。

如何确定估值?

种子阶段

早期的估值通常被描述为“艺术而不是一门科学”,可这样说对理解估值没什么帮助。还是让我们使它更像一门科学吧。让我们来看看究竟有哪些因素会影响估值。

牵引力

(译者注:行话叫Traction,这个词翻译成牵引力完全驴唇不对马嘴,像是颈椎接受某种治疗似的。可是暂时咱也没有更好的译法,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了。就连老外也解释不好这个词,比如,在这篇好文《Traction到底是他妈的什么意思?》里也颇解释了一番。总之,它的意思就是创业公司现在进展的情况,比如有多少用户,有多少收入,有哪些名人在帮你忽悠,诸如此类)。

所有可以向投资者展示的东西中,牵引力是对他们最有说服力的。公司存在的重点是获得用户,如果投资者看到你已经有用户 ,那么牵引力的证据就很充分了。

那么,有多少用户?

如果所有其他的事情都对你不利,但你有10万用户,那么你就有一个很好的融资100万美元的机会(假设你在6-8个月内就吸引到了这么多用户)。你吸引用户的速度越快,他们的价值就越大。

声誉。有一种声誉是类似于杰夫·贝索斯(译者注:亚马逊CEO)的人们才能拥有的,不管他的下一个点子是什么都能确保很高的估值。有以往的成功创业经历的创业者也往往会获得更高的估值。但有些人既没有牵引力也没有显著的成功历史,照样获得了投资。有两个例子浮现在我脑海中。

Instagram的创始人Kevin Systrom,凭着当时还叫Brnb的产品原型就在种子阶段获得额度为50万美元的第一笔投资。Kevin在谷歌工作了两年,但除此之外,他并无重大的创业成功经历。 Pinterest的创始人Ben Silbermann有着同样的故事。在他们的案例中,他们各自的风险投资家说,他们是凭自己的直觉投资。虽然它作为方法用处不大,但如果你能学会如何展现自己善于成事的形象,缺乏牵引力和声誉就不会妨碍你在较高的估值下融资。

收入。收入对于B2B的创业公司比对消费类创业公司更重要。有收入使公司的估值更为容易。

对于消费类创业公司来说,有营业收入可能反而会降低估值,即使是暂时的。这是有道理的。如果你在向用户收费,你就会增长得更慢。增长缓慢意味着在更长的期间里融资更少。估值会更低。这似乎与直觉不符,因为收入的存在意味着创业公司离真正赚钱更近了。但创业公司的核心不仅仅是赚钱,而是在赚钱的同时快速增长。如果增长不够快,那么我们看到的只是一个传统的商业模式。

最后两个要点不会直接让你获得高的估值,但他们会有帮助。

分销渠道:即使你的产品可能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你也可能已经有一个分销渠道。例如,您可能已经在一个社区做过门到门的地毯销售业务,该社区的几乎每位住户都在风险投资公司上班。现在,你已经有一个针对风险投资从业者的分销渠道了。或者您可能建了一个猫咪照片的Facebook页面,获得了1200万个“赞”,现在这个页面可能成为你的猫粮产品分销渠道。

行业的热度。投资者都是跟风的。对于热门的东西,他们会愿意支付一些溢价。

你需要高估值吗?

不一定。当你在种子这一轮得到一个高估值,下一轮你就需要更高的估值。这意味着你在两轮之间需要增长非常多。

一个经验总结是,在18个月内你需要证明你的业务规模增长了十倍。如果你做不到,你要么接受通常是很不利的条款来进行一次低估值融资,还得寄希望于有人愿意往一个缓慢增长的业务里扔更多的钱;要么就等着耗尽现金后关门大吉。

融资策略可以归结为以下两种:

其一是,要么做大要么关张。尽可能以最高的估值拿到尽可能多的资金,然后把钱快速花掉以获得最快的增长。如果你成功实现了高增长,你在下一轮会得到一个高得多的估值,高到能吸收掉你的种子轮的所有成本。具体说,如果增长较慢的创业公司将被稀释55%股权,增长较快的创业公司则只会被摊薄30%。这样,你等于把自己在种子轮交换出去的的25%股权给挣回来了。基本上,你等于得到了免费的资金和免费的投资咨询。

其二是,根据进展情况融资。只在绝对需要的时候融资。尽可能少花钱。瞄准一个稳定的增长率。让创业公司稳步增长没有错,稳步提高估值也没有错。虽然这种方式可能不会让你成为新闻人物,但你会在下一轮融资成功。

A轮融资

这里的主要度量是增长。你在过去的18个月内增长了多少?增长意味着牵引力。它也可能意味着收入。通常情况下,如果用户群不增长,收入也不会增长(因为在你达到极限之前,你只能向你现有的客户收这么多钱)。

投资者在此阶段使用乘数方法确定估值,也叫可比方法,该方法Fred Wilson曾经阐述过。这个意思是,总有一些公司和你的公司足够相似。因为在这个阶段你已经有收入,想确定你的估值,我们只需要确定估值是收入的多少倍 – 或者换句话说,乘数是多少。该乘数可以从这些类似公司得到。一旦我们得到了乘数,我们就拿它来乘以你的收入,从而产生你的估值。

投资者角度

当你把你的所有牌放在桌面上的时候,重要的是要了解投资者是怎么想的。

首先他们会考虑的是退出机制 – 几年之后这家公司能卖多少钱。我说卖,因为IPO是非常罕见的,几乎不可能预测哪些公司会走到这一步。让我们非常乐观地说,投资者认为,像Instagram那样,你的公司将能卖到10亿美元。 (这只是一个例子,所以不要纠结于它如何不现实,这仍然是可能的。)

接下来,他们会考虑一共要花掉多少钱,才能让你的公司成长为到有人愿意花10亿美元买下的程度。在Instagram的例子里,他们一共获得了5600万的投资。这有助于我们弄清楚最后投资者能赚到多少钱。 $10亿 – $5600万 = 9.4亿美元。这就是该公司创造的价值。让我们假设,如果有任何债务,他们都已经被扣除,运营成本也已经刨除出去了。所以在Facebook买下Instagram的那天,所有参与Instagram创业过程的人们一起赚到了9.4亿美元。

接下来,投资者将弄清楚她在其中占到的比例。如果她在种子阶段投资了Instagram,比方说20%。 (这里的一块复杂的是,她可能得到优先股,这意味着她可以在其他人之前优先变现,此外,还有可能一部分投资是可转换债权,这给了她在以后以预设价格购买股权的期权,这叫做“封顶”)。基本上,所有这些都只是反稀释的措施。那些早期的投资者不希望被后进来的买下公司33%股份的VC稀释太多的股权。就是这样。假设到最后,如《创业基金是如何运作的》一书中提到的,天使投资人的股权被稀释到4%。 9.4亿美元的4%是3760万美元。说起来,这是我们最好的情况。

3760万美元是投资者确定她能从你的创业公司赚到钱的最大值了。所以,如果你用4%的股权交换了300万美元投资 – 这会给投资者带来10倍的回报,他们可以赚到十倍投入的钱。现在我们来说说。顶级VC投资的创业公司中,大约只有三分之一能产生这样的回报率。

估值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考虑两个场景: Dropbox vs Instagram

Dropbox和Instagram一开始都是一个人的独角戏。他们也都曾经价值超过10亿美元。但是他们从非常不同的估值开始:

Drew Houston找了Y-Combinator,在那里他用Dropbox 5%的股权换取了约2万美元的投资。估值是40万美元(投资前)。

Kevin Systrom找了基线风险投资公司,并用Brbn(Instagram的前身)20%的股权获得50万美元投资。估价是250万美元。

为什么两者估值如此不同?而且更重要的是,回过头来看,起初的估值是否重要呢?

其他影响估值的因素

期权池。期权池只不过是为未来的员工预留的股票。为什么这样做呢?因为投资者和你都希望能确保有足够的好处吸引高手到你的创业公司来工作。但是预留出多少呢?通常情况下,期权池比例是在10-20%之间的某个数字。

期权池越大,你的创业公司估值越低。为什么呢?因为期权池是你未来的员工的价值,是你现在还没有的东西。这些期权被设置为暂时不授予任何人。因为它们被从公司划出去了,期权池的价值基本会被从估值中扣除。

看看这个帐是怎么算的。比方说,您的投资前估值为400万美元。现在来了100万美元的新投资。投资后的估值现在是500万美元。 VC给了你一个“条款表” – 这仅仅是一个合同,包含了给你投资的条件,这些你也可以谈判。条款表上说,VC要求在投资前估值中扣除完全稀释后的15%作为期权池。这里的意思就是,我们需要拿出500万美元(投资后估值)的15%,即75万美元,并把它从投资前估值中扣除(400万美元减去75万美元)。所以,现在公司真正的估值仅为325万美元。

AngelList新推Syndicates功能,让普通投资者也能募集基金并获得收益分成 July 29, 2013

Posted by Ian Cheng in Funding.
add a comment

e6b15d72a680cde5c7b4a648a340928c

软件正在吞噬世界,这一口咬到的是 VC 的油手。

AngelList新推出一项名为Syndicates的功能,让单个天使投资人可以像 VC 找 LP 募集基金一样,找其他个人投资者筹钱,还能获得总投资收益的 20%,这笔钱在 VC 那边通常被叫做 Carry,是它把投资者和管理者的利益绑到了一起。

从实例来看:Sara 是一位个人投资者,想给一家创业公司投资 25 万。她可以先自己出 5 万,其余部分找别的投资者联合投资(Syndicate)。她把这单投资跟其他投资者分享,讲明她会从剩下 20 万投资的收益中抽取 20% 的 Carry,然后愿意出钱的投资者就和 Sara 一起筹资 25 万,投资了这家创业公司。

Sara 的联合投资人为何要支付这笔 Carry 给 Sara 呢?因为 Sara 贡献了投资机会和基金管理,还能帮助这家公司增值。Sara 可以依据自己的洞见来选择联合投资人,拿聪明的资本来投资,她会管理这笔基金,帮助联合投资人盈利,最好她可以利用自己的资源帮到创业公司,让大家都有钱赚。

要想明白 Syndicates 对传统 VC 的冲击,先得明白传统 VC 的运作机制是怎样的。VC 先是找 LP(Limited Partners) 筹集一期基金,然后拿这笔钱投给那些他们觉得靠谱的公司。VC 会抽取占基金总额 2% 的钱作为每年的管理费用,说小也不小,但 VC 真正的追求是基金总收益的 20%,也就是 Carry。

可以看出,Syndicates 同 VC 的机制很像,不同的是,在 Syndicates 中联合投资人不用向发起人支付管理费用,发起人还需要至少投入占总基金 10% 的资金,最后 AngelList 作为平台方,会抽取基金利润的 5%,以后可不是一个小数。

Syndicates 让那些钱不多、资源多的投资人有机会扮演 VC 的角色,由于自己投入了真金白银(10% 啊),也会更上心。目测天使投资人的影响力会更大,早期投资会更复杂。不久前美国完全放开了众筹融资的渠道,Outbox在AngelList上微融资了500万美元的A轮,SEC 对 Syndicates 也是大开绿灯,未来这一领域还会有更多炸弹可以期待。

Where to Start Your Startup: The Top Cities by Cost and Taxes July 26, 2013

Posted by Ian Cheng in Funding.
add a comment

by Mitchell Fox

This post was made in conjunction with an infographic on entrepreneur.com called The 7 Hottest Startup Scenes

Living and working in the Bay Area is expensive! Really expensive! At the same time, you can’t beat the vibrant startup and technology ecosystem. Several tech scenes across the country are in various stages of development, and giving the Bay Area increased competition for standing as the hub for entrepreneurship. Recent tax changes, increases in office and housing costs, and stratospheric salary expectations have all played a role in making it more expensive to start a business in San Francisco or the Silicon Valley. Will those increases push businesses and entrepreneurs to pull the plug and relocate to other cities with a lower more favorable tax environments and lower cost of living? Where will entrepreneurs go?

5637086041_3fd3a7c6bc-300x225

I’m glad you asked… Check out our infographic for a break down of how the top 7 startup cities compare.

High Taxes in California

Last November California voters approved Proposition 30, which gave the state power to raise income taxes on the top 1% of taxpayers. These income tax increases, along with significant budget cuts, have given California its first budget surplus in many years and a balanced budget for the foreseeable future. If this continues to work, other states could adopt it to deal with their fiscal problems too.

While the tax increases are targeted to high income taxpayers, many of these people are precisely the ones who make the decisions about where a business will be located. If these people flee the state as they approach the time when they might sell or IPO a business (and would suffer the biggest tax hit), will their next entrepreneurial endeavor be based elsewhere?

7-hottest-startup-scenes-us

WHY CRITICS ARE WORRIED:

  • The median tax rate in California is 9.3%; the only state whose highest tax rate exceeds it is Hawaii, and California’s rates go all the way up to 13.3%
  • California taxes capital gains and dividends at the same rate as ordinary income, unlike your Federal return where they are taxed at about half the rate of your other income.
  • The state sales tax rate is 7.5% and some municipalities tack on as much as 2.5%.
  • While the real estate tax is only 1.1% of assessed value, homes are among the most expensive in the country, averaging over $800,000.

Of course, taxes are only one of many factors influencing where companies start and flourish. California offers a rich startup ecosystem with a large pool of employers and skilled employees, not to mention venture capital and startup resources. States with much lower taxes have a long way to go to catch up on either dimension.

Where to start your startup

Still, there are plenty of places with great lifestyles, lower taxes, and booming tech scenes. Here’s a quick look at how some of the other major technology centers in the US compare.

Based on the data, Austin and Seattle both look pretty good. Austin has the lowest home prices in our analysis, and the people there are committed to “Keep Austin Weird.” Like the outdoors? Boulder, Colorado has a 4.63% income tax and the Rocky Mountains. While they may not offer as broad a choice of investors, these smaller cities are gaining traction in the race to attract startups.

Will higher taxes cause mass exodus?

I recently met an entrepreneur who’s had enough of the Bay Area’s living costs and taxes, and is moving to Austin. He launched his startup in San Francisco several years ago. Now he says, “The business case to move is just too compelling. Austin has everything we need at a much lower cost.” He’s had an office in Texas for three years. Now he’s going all-in. “This tax increase was a tipping point for me, but it’s not just about taxes. My employees can buy a large, three bedroom house in Austin for less than a one bedroom condo in Noe Valley.” His plan is to keep a business development presence in San Francisco for the foreseeable future and employees who don’t want to move can stay, but to move himself and focus hiring in the Austin office.

This is not a new story. Charles Schwab once had the bulk of its jobs in San Francisco. Now these jobs are spread among Denver, Phoenix, Austin, and Indianapolis, with a much smaller headquarters staff in San Francisco.

Texas and other states have development offices in California to woo businesses. They hope to create their own startup ecosystems to rival Silicon Valley. And it’s not just governments.

Tony Hsieh, founder of Zappos, moved his company to Las Vegas almost ten years ago. Like Texas, Nevada has no income tax. He saved a bundle when he sold Zappos to Amazon. Now Hsieh is spending $350 million of his own money to promote downtown Vegas as an incubator for startup firms. He offers entrepreneurs a free ‘crash pad’ when they visit. He hopes they like it enough to move their companies.

Moving to a New State to Cash Out

One alternative to moving your company is moving yourself just before you cash-out. Remember, the taxable event is when you sell your stock. If done right, you can sell the company for stock, move, and then sell the stock you received and pay income tax in your new home state. Good legal and tax advice to get this right is obviously essential.

Where to move? States with no income tax include Florida, Nevada, Texas, and Washington. Incline Village, NV has become a favorite spot for Bay Area entrepreneurs to set up housekeeping and avoid taxes. Nevada has no income tax, 6.85% sales tax and Washoe County property tax is 1.25%. Also, it has a beautiful lake, great skiing, and legal gambling (all that post-IPO cash can weigh you down).

The question is not “Will there be an exodus?” There has been a slow exodus for many years. The question is: “Will California keep creating and attracting enough startups to stay #1?” It may take Las Vegas or Austin 25 years to challenge northern California as an incubator of new technology, but they are working on it. Zero state income tax gives them a big advantage.

The 7 Hottest Startup Scenes in the U.S. (Infographic) July 26, 2013

Posted by Ian Cheng in Funding.
1 comment so far

BY CATHERINE CLIFFORD
Entrepreneur.com

If you want to move to a hot startup scene without breaking the bank, consider heading to Austin, Texas. Bonus: When the music-and-technology conference South By Southwest rolls through, you won’t have to scramble to find a hotel.

Austin ranks as the No. 1 place to launch your business, according to a new ranking by GoodApril, a San Francisco-based tax-planning startup. The ranking compares the seven hottest startup scenes in the U.S. across measures that matter most to new entrepreneurs: median tech-employee earnings, maximum personal income tax, property tax, the cost of housing and the cost of office space. Perhaps surprisingly, San Francisco, the longtime Silicon Valley startup mecca, ranks as the worst place to launch, due to high costs and taxes, GoodApril found.

Florida, Nevada, Texas and Washington have no state income tax, making them good places to launch, points out Mitch Fox, a co-founder of GoodApril. Tony Hsieh saved a lot of money by moving Zappos to Nevada about a decade ago, says Fox. “It may take Las Vegas or Austin 25 years to challenge northern California as an incubator of new technology, but they are working on it. Zero state income tax gives them a big advantage,” says Fox in a blog post. See the infographic, which compares the costs of doing business in each city,

7-hottest-startup-scenes-us
Correction: An earlier version of this infographic misstated the median tech wage in San Francisco on its map image. San Francisco’s median tech wage is $123,497.

%d bloggers like this: